追蹤
U.F.O -異想空間
關於部落格

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


  • 618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1

    追蹤人氣

再見外公

凌晨,夢見已逝的外公來和我講話,而我也知道自己在說夢語,就在半夢半醒之間,穿越時空再次與陰陽兩隔的親人相見,醒時如真。 對於外公,心裡實在有說不出的遺憾! 七年前,外公由於肺部舒吸不順而送醫急救,從此就走不出病房了! 外公輾轉各大醫院間多年,從初入院尚能與家人對話,漸漸到後來身体各功能衰退,全身插滿了大大小小的管子,無論進食或排泄都需要靠導管,呼吸則靠一台機器提供氧氣,身体四肢因為無法動彈而萎縮僵硬,皮膚更因悶濕而佈滿斑癬,最慘的是口裡的痰會阻塞住氣管,因此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抽痰,我看過幾次那種慘無人道的過程,護士們將一根細細長長的塑膠管就這麼伸呀伸的伸進喉嚨裡,外公他雙拳緊握、眼佈血絲、口裡發出又濃又重的喉音,不住的掙扎扭曲著,看得我頭皮發麻,而護士們卻似見怪不怪的執行著例行公事。看著親人受苦又無計可施時實在是很令人沮喪的事,然而生老病死總由不得人作主,我時想:要是哪天換我躺在這裡,一定會跳起來拔掉身上所有的管子,才不想在此任人宰割! 在我的印象中,外公是個純樸厚實的農人,生養了十幾個小孩,多年前還當選模範父親,老人家而今卻遭病魔纏身,也只能說是造化弄人! 連醫生也無可奈何,我們也只能祈求上蒼保佑。為此,我向上蒼禱告:願以我一年的陽壽來換取外公的身体康復;亦曾以苦行的方式走訪名山廟宇來為外公祈福,但最終卻不見神蹟出現,後來我便悲觀的認為:人註定是無法逃脫命運的擺佈,再怎麼努力也只是枉然! 方時外公意識尚為清醒,只是囗鼻插管而無法言語,也許是家人有對他透露我為他祈福的事吧,後來外公看見我來時總顯得十分欣慰,以一種期盼的眼神直直凝視著我,只是到後來我見外公不但病無起色反而曰趨嚴重,當他再度熱切凝望我時,我不但沒有給他信心和安慰,卻是以一種悲哀絕望的眼神回應,那彷佛是在告訴他說:「外公你真的是沒救了,連神仙都幫不了你」。 就這樣無意識的一個眼神交會,或許帶給外公心靈的傷害,以致於後來,我再去探望他時,他眼裡不再有期盼,甚至對我不理不睬。 每回到醫院探病都感到極不舒服,看過一次又一次的折磨過程,看著外公日漸消瘦的身軀不見好轉,有時眼睛瞪得大大的望著天花板,眼晴卻己失去常人的光澤,那時我便心痛的期盼他早日駕鶴西歸,也就不用再受苦了! 後來便很少去探病了。之後陸續的聽說他幾度病危又幾度送進加護病房急救,,始終沒有好轉的跡象,直到成為植物人為止,那已經是兩年後的事了。 外婆似乎也放棄希望,在他的耳際說:「我們回家了好不好?」像是在回應似的,外公乾枯的眼眶霎時濕潤起來,於是便將他連同租來的醫療機器一起運回山裡去。 民國九十年冬,接到外公老人家過世的消息,我既覺不捨又感欣慰!同時耿耿於懷一件事:如果當時我能持續不斷的向上蒼祈禱的話,外公的病情是否會有好轉?就算真的無力改變命運,如果當時我在探望時能給予外公鼓勵和希望的眼神的話該有多好!但事實上即使只是幾句安慰的話我仍然說不出囗。 在喪禮那天的告別式中,我舉香立於靈堂前,把放在心裡許久的憾事默默的對外公的遺照說著說著時,全身突覺一陣痙攣與悲傷,難以抑制的淚水便如河水決堤般湧出,此刻,我感覺到外公就站在我身邊撫慰著我,我終於把埋藏心底許久的遺憾對他述說.....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