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U.F.O -異想空間
關於部落格

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


  • 618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1

    追蹤人氣

流浪到淡水(--2008.6.3更新)

因為要參加一場婚禮,所以乘坐著高鐵北上。 因為是第一次搭乘高鐵,所以特別興奮。科技真是進步,縮短了時空的差異。才一個多小時,我就已經站在台北的月台上。或許哪一天真有可能發明出任意門,徹底改變交通運輸史,那又會是一番什麼樣的景象? 台北車站裡人群密集,個個形色匆忙的移動著,活像成千上萬傾巢而出覓食的黑頭螞蟻,這種景象在南部是很罕見的,也許是離開了台北太久,我有點不習慣的站在轉運處發呆,感覺人群如日本忍者般從我身邊快速消逝身影。 乘時間還早,買了一張到達淡水的單程捷運車票,準備去淡水流浪。 從自動售票機的票口掉出了一個類似遊戲代幣的東西,當時有些傻眼,我感到新鮮好奇的把玩著,但不知如何使用它,經過收票口時一直找不到可以投幣的地方,尷尬的站在當處研究了老半天,後來才得知它是利用感應的方式,並不需要投入,那情景讓我覺得自己真有如鄉巴佬進城的窘狀。 好不容易上了捷運,搶到座位,身旁卻站了一位穿著孕婦裝的女人,我不知她是懷孕或者只是胖,讓不讓座都很為難,只好裝作沒看見,將目光注視著車窗外。 窗外的景象沒變,還是我記憶中的台北街頭,比較訝異的是這天居然陽光普照,和我印象裡那總是沒有好天氣的台北景觀完全不同。 到達淡水站下車後,一陣陣熱氣襲來,更加讓我暈頭轉向,分不清自己是在淡水還是墾丁? (可見地球的暖化現象逐漸嚴重!) 可以確定的是墾丁的海邊並沒有捷運可到,而這兒一下車就是淡水的老街,雖然已經失去了原有的純樸風味,但在我的心底,她依然殘存保有著回憶中那美麗的倩影和風韻。 令人難過的是這裡充斥了過多人為化設施和純消費的店家,破壞她原有的人文美感和寧靜清幽。 沿著堤岸走,一家接著一家幾乎賣相相同的個性小店、電動遊樂場、淡水阿給、甚至連阿婆鐵蛋和酸梅湯都有分身的阿婆在兜售,讓我以為自己又走回到了原點。 碼頭上排出了長龍,海面上一艘接著一艘往來的觀光商船,海風吹送而來泛著浮油的氣味,並夾雜著攤販燒烤小卷之煙燻味,耳畔則傳來陣陣吵雜的廣播叫賣聲,這些俗不可耐的消費性活動正在一點一滴的腐蝕著淡水的美,我有些失望的想離開。 午後陽光刺眼,想找處有綠蔭遮日可坐下來休息的地方也是一位難求。尋尋覓覓老半天,終於在流動廁所附近找到了棲身之處。 長長的淡水河岸旁嘉年華似的擺滿了各式攤位,比較耐人尋味的是街頭藝人的表演。在我面前有一整個家族帶著一位眼盲少女,他們把少女盛裝打扮,讓她唱著一些老歌,其他人則在旁伴奏和伴舞。少女呆坐在椅子上,聽見音樂聲響起,才如投幣機械般的活動起來。看著她兩眼空洞且面無表情的臉,不免讓我聯想起李炳輝和金門王這兩位身殘眼盲的江湖走唱藝人,在他們還沒發跡的日子裡,是如何在眼前一片黑暗的世界裡渡過?當他們兩人載歌載舞的唱著[流浪到淡水]這首膾炙人口的歌曲時,又有幾人能聽聞出歌聲裡頭的滄桑壑達? 我不忍再聽看,在樂捐箱裡投入些微零錢後離開,繼續我未完的流浪。 直到走過堤岸,經過領事館和榕園時,才慢慢接觸到一絲真正屬於淡水的人文。 那座跪在地上禱告的人形雕像,應該就是在淡水奉獻一生的馬偕醫生吧!相較起那些或坐站的偉人銅像,它散發出平凡但偉大的光輝,更能引起人們內心深處的感動。 水岸餐廳是家很有浪漫氣氛的消費景點,進入需先前預約,消費也不便宜。 一大群人則靜坐在老榕樹旁吹著海風休憩乘涼,熱戀的情侶們不顧旁人眼光,兀自擁吻著。 後來不久,我便在這兒遇上了一段新的戀情..... 我發生的豔遇對象不是個妙齡女郎,而是一間僅有十坪大小的套房。 而且還是哈妮發現的。 遠遠的便看見那幢新建大樓,於是我們商量好去看房子。 由水岸沿著坡路上走,經過馬偕醫生的舊居時,我心中便湧現一種莫名熟悉的感動。 走到了大街上,走進那間名為心航線的招待中心,老闆親自為我們介紹這個建案。 他首先第一句話寒暄便問我們住哪裡?一聽到我們是遠從南部過來的,那驚訝的表情彷彿看見一群初來乍到的外星異類訪客,差點沒把我們給趕走! 我趕緊表明來意說:"我們很喜歡這裡的環境,所以有打算在淡水置產,當作渡假別墅。" 這理由似乎有些牽強吧,老闆聽了直搖頭說不可能,太遠了,光是坐車來回的時間就佔去了大半,何況是花費,還不如去住旅館。 真是一針見血的說穿我們的底。 雖然如此,老闆依然善盡地主之誼,帶我們上樓去參觀房子。 那個不到十坪大的房間內,有衛浴廚房和陽台,最吸引人的還是窗外的海景。 但是那麼小的一個房間居然開價要二百八十五萬。北部的房市真是貴得離譜! 然而房子的價值是在所處的地段,這個建案正好位於淡水文化中心隔壁,不遠處是淡水老街和捷運站。 下捷運後,沿河岸或老街走,可品嘗小吃。 散佈的情趣小街道,縱橫起伏、變化轉折,可至碼頭搭渡船,可以尋幽訪勝,可以隔海凝視觀音水枕一覺的側影,可以捕捉淡水河口一片金黃的夕陽、燦爛的餘暉... 從淡水回來後,我便開始神魂顛倒的痴心妄想著淡水那間房,想著外面那片幻麗的海,我的腦海中勾勒出一幅美好的憧憬,然後想到了現實上的種種問題時,建構出的所有美景又如短暫泡沫般消融於無形,內心覺得好痛好掙扎。 那種如海浪起伏般的痴心莫名情感,像極許多年前仲夏夜裡所做的一場幻夢,夢醒時分的惆悵難息,夢中女子倩影依然鮮明且刻骨銘心...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