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.F.O -異想空間
關於部落格

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


  • 618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精誠連

他們這群小鬼究竟犯了什麼事呢?不外是乎貪玩、不愛唸書、不寫功課、調皮搗蛋... 這些事其實我小時候常做,所以看起來有點熟悉,但是今天立場和角色不同,所以只好扳起臉來投入展開'懲奸除惡'行動。 小咪曾嘲笑我像她所飼養的鸚鵡小乖,只會裝腔作勢,樣子非但嚇不了人,反倒惹來反笑果! 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加兇猛,於是鸚鵡開始向老鷹隊求教,老鷹笑說:"去面對著鏡子,想像你自己就是老鷹,別讓那些娃兒小看了你!" 後來鸚鵡便每天特訓,學習用眼神嚇人的密技。 但不管怎麼學,娃兒就是知道,那是隻假扮老鷹的鸚鵡師長。 我不由聯想起一件陳年往事。 那是在應召入伍受訓一個月後,我在新兵訓練中心等待分發下部隊。 各軍團的人來到中心挑選兵種時,我們排了一排,像是菜市場裡的各式蔬果,任人挑選打包帶走。 營部連、砲兵連、裝甲連、傘兵連...陸續的將我身旁的弟兄們帶走,留下的是一些羸弱的大專兵。 後來才到的精誠連卻將我們打包帶走了。 後來才知,那令人聞風喪膽的精誠連,素來以操練精良為盛名,歷年所挑選之兵種無一不是人高馬大,身強體壯,又怎會看上我們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大專兵呢! 後來才知,那時上級長官主要是為了想找一些担任行政幕僚的參士,因此我們才會雀屏中選! 誤會正是悲劇的開始。我們這梯被稱為沒用又不耐操的娃娃兵,平常除了出公差協助士官們處理一些行政工作之外,也必須跟隨著部隊按表操練各項戰技。 正常的要求是訓練,不正常的要求是磨練。那些魔鬼訓練方式對一般兵而言易如反掌,但對我們這些娃娃兵來說真是個災難。 每天從早到晚都是嚴酷的考驗。 後來有人受不了而逃兵,有人企圖喝農藥自盡! 折騰了半年之後,我們才被改分配到其他單位。 從軍中除役後那幾年,我屢屢夢見軍旅時的生活,我在夢裡想著,奇怪!我不是已經退伍了嗎,為什麼還在軍中呢?不對!我一定是在作夢! 但明明知道這是夢境,卻喚不醒自己,就這樣不停重覆這種一直無法退伍的夢好些年。後來有一次,在街上偶遇了當年在精誠連的同梯弟兄,彼此細數回憶當時的點點滴滴和革命情感,頗有一種真慶幸彼此猶能存活至今日重逢的捉狹心情。 我也順道向他提起了我常做的那個夢。 他說他退伍後也曾經有過類似的夢。 "或許是當兵時的記憶太深刻,所以印象才會一直殘留在腦海中無法抹除的緣故。" 直到又過了好些年,這樣的夢才漸漸消除。 記得有一次,我隨手翻閱著一本由某些政治人物所印製贈送的農民曆,裡面五花八門的蒐輯了一些民俗風水命理常識和秘傳生兒妙方云云,我看見有一種古傳的八字秤命法,那是將一個人出生的年月日時辰對照換算成重量的單位。我好玩的換算了一下自己的重量是四兩二,評語寫著:此乃兵權有職富貴才能之人。 簡直在胡說八道呢,我當時心裡覺得好笑之餘,忽然間一個念頭卻進來說: "你現在不正帶著班嗎。" 帶班如同帶兵!?我一直在思索著這有點蠢的問題... 我的教育理念正是愛的教育鐵的紀律! 想起班上那群課業成績落後的傢伙們,每天不停被我盯著用功的情形,多麼像是當年我們這梯娃娃兵呢! 為了提昇整個連隊的成績,每天不斷接受訓練,那魔鬼班長在旁破口大罵:你們這些沒用的大專兵,簡直是在浪費國家的糧食! 我始終記得那個體能很好但老愛嘲諷人的原住民班長。 ''尤其是你!手榴彈擲遠不到十五公尺,你打算是要炸死你自己嗎?''...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