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U.F.O -異想空間
關於部落格

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


  • 619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1

    追蹤人氣

鐵道旁的婚禮

幾十年來,那是我第一次應邀來到W.D的家,因為他兒子娶媳婦,人情應酬去喝喜酒。 W.D和我們家有著奇怪的緣份。記得那是在我就讀國四的時候,他就出現了,當時他的職業好像是建築工頭之類的吧,他幫我們家蓋房子,之後便陸續和我們家有往來,因為他戴了一副眼鏡,所以大家總習慣稱呼他"眼鏡仔"。 記得有一次,他半開玩笑的哄我說,如果我喝下一大杯的白開水,便賞給我十塊錢,喝越多就賺越多! 當時我為了那區區幾十元便賭命似的牛飲起來,該死的是在我去上課之前,居然就喝了幾千c.c的水!結果去上課的時候,整個膀胱漲得幾乎快爆炸了,而安靜羞澀的我卻不敢向老師舉手說要去尿尿,就這樣如坐針氈的隱忍了一整天,也沒有人發現我的臉色慘白,搞到後來膀胱發炎,我也始終未曾向家人透露這段糗事。 W.D便是這樣一個個性捉狹好以整人的人物。 後來我到外地求學、工作,每次回家探親時都會多少從家人那兒輾轉聽見關於他的一些風聲,其中包括他發生的婚外情,或中了人家的仙人跳,或因為喝酒喝到住院急診云云的傳說。 最近的消息則是說他兒子要結婚了,讓我們全家過去給他請。 婚禮當日,我充當司機,戴著一家人東繞西找的來到W.D的自家喜宴會場,那原來是位於我經常到訪的鐵道藝術中心附近巷道之內。 我們到得算早,但會場上卻早坐滿了人。找到空位坐下,在座都是些互不相識的人,大家彼此沉默的坐著等待宴會開始。 我一直注意同座之中的一名男子,他的兩眼突出而且佈滿血絲,痴痴的望著前方,從頭至尾不發一語,我無聊的繼續打量著其他人,像是些街坊鄰居之類的小人物,我心裡想著:這些"吳仔"所宴請的親朋好友們真有夠鄉土! 喜帖寫著十二點,卻是要等到十二點半才開桌上菜,幸好這天的太陽不大,偶有涼風吹拂,菜色也不差,吃來頗為盡興。 但不知為何,出菜的速度極慢,我吃到一半終於受不了,便離開席座,至四處走走逛逛。 我沿著巷子閒繞,發現附近的住家隱僻且十分寧靜,往門內望去,暗暗的客廳裡似乎有人在活動著,那種感覺很奇妙,雖然你並不認識他們,卻會想要走進去看看...像是走入自己被遺忘的前世。 有戶住家門外還放著沙發及涼椅,我看附近似乎沒人,於是大刺剌的坐下乘涼,看著這處花木扶疏、環境清幽的老社區,彷彿回到童年時,和一群玩伴們穿梭於街頭巷尾,甚至從左鄰的後門穿過右鄰的庭院,如入無人之境,那般無憂自在的嬉戲著,那樣一段消失無踪且令人懷念的兒時回憶,總會在某些熟悉的生活場景裡伴隨著出現,勾出既美好又惆悵的往日情懷。 在此小憩沉思許久,後來走出了平宅小巷,緊臨著新建林立的大樓和寬敞的馬路,在如此新舊時光融合的社區,有如宮崎駿卡通<神隱少女>的某些片段畫面,故事主角由古老蒼涼的城鎮,穿越不為人知的時光甬道交界,便莫名來到華麗綺異而陌生孤獨的神域世界。 走遠了,怕回不去,我憑著感覺以順時針方向移動,最後回到了那處位於鐵道旁的喜宴會場,坐了下來,前菜還沒收走,婚禮還進行著,而我卻感覺時間已經悄悄走過一個世紀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